不all不複數購買不特地買日版不打算把碟收齊不補番或朵拉馬不收圖不進FC不見生人,基本只買專輯普盤的吃CP路人一枚。

還有三包書套。
沒算銷量。
書包著包著想起很多。
明明五版A4只寫了兩行完全不是能摸魚的時候。

⋯⋯還是先拆了T團茂子的MV再說吧。

一天內有人結婚有人死。
燈滅了追悼也只是給自己的心理安慰,把腦子裡裝_的客戶應付過去比較重要。
結婚了是蠻值得祝福的不過這制度本身就只是個「感情生變有錢賠」的保險。
那些規範其實很蒼白。

跟車手出事後官方臉書稍微提了句就又粉飾太平一樣蒼白(英國籍的車手過世了用中文出狀態是給誰看?)。

個人是覺得凡人就是要偶爾鐵石心腸才不會活得太累。

下班前半小時男友來電話,問我晚上能不能出來。
今天早上忘記帶郵局單子拿不到CD,又被提醒堂哥結婚晚上沒法做事(作死中的報告當時進度為零現在進度也基本是零),男友就被我兇巴巴敷衍幾句掛掉了。

吃酒吃到一半,才想起過了十二點就是農曆生日。
然後記起來今年農曆生日剛好是交往紀念日。
(我的公曆生日家裡不過,然而那天是男友外婆的生日於是也沒跟他過)

這下囧了。
中文那份基本能靠剪貼,可明天進度沒有到3版A4的話外語的那份肯定交不上的。

還有化妝棉也必須趁明天買了不然放學後根本沒店家開門。

期中考是上班開會當著老闆的面溫習的。
老闆(之一)沒表示啥,但溫習成效不彰。

20分的題寫三到五行,反正合格就好。

§關於作息。
平日十點上班,午休僅僅夠回家邊看ブンブブーン(有時是關八編年史)邊吃午飯,看完一集也快是時候回去公司。週五的話午飯時間是例會,邊吃邊開入公帳。
下午上班到六點,然後去上學。週五的課六點開始,就講好了早點走然後拿週六的時間來補。
放學時間早的是八點半晚的是十一點半,過後回家吃剩飯剩菜再東摸西摸,慣性修仙。

週六是下午上班,上午用來補眠。
星期天多是攤在床上看完ブンブブーン的直播才爬起來洗漱的。

週末是約會的日子,起碼有一天不在家裡吃晚飯。
從讀夜間課程起,家裡越來越搞不清楚我甚麼時候在或不在家。
能持續在家吃晚餐的時候基本只有寒暑假。
不知幸或不幸,我們的期末考得比別的學校都早,學期結束得...

與友人對話。
開始在想要不要去安利,可是友人是個安定的非腐二次元飯。

我自己也不太能算是飯,但是我想奶動亂篇和另一個堂本演河上万斉⋯⋯

原本打算翹掉今天第一節課

因為第二節課的期中考看都沒看過。
然後發現能複習的部分根本不值得花掉整節課的時間去看,於是就回教室了。

明天的期中考搞定今天的再說。而下星期要交的報告(中文)和論文(外文)進度仍然是零。

第二次夢見,依然是看不清臉(因為根本沒膽抬頭)。
大概是反派組織的嘍囉(我)帶著主角群從密道逃走的故事。好像哪篇文看過。
剛到入口鬧鐘就響了夢不回來。
連人家相方都看不見就又得上班。偏哪邊就只夢見另一邊,KK太可怕了⋯⋯

人總是會得寸進尺

看見有文了,本來只想不坑就好。
但明明梗跟設定都那麼有趣為甚麼後續會跑偏繼而爛尾⋯⋯
都兩三次了。

也不是怎麼樣,就是覺得可惜。

看著雷雨人物年齡設定的我。

1 / 21

© 意言堂 | Powered by LOFTER